现代三角琴上的中间踏板是保持音踏板(某百科给说成重音踏板是什么鬼),先弹一个或几个音,再踩下这个踏板,这一个/几个音的止音器会额外抬起,这几个音也会一直保持。在这期间手离开琴键弹其他的音,用另外两个踏板,包括换右踏板都不会影响,这几个音的止音器会一直保持抬起,这几个音也会保持到消失为止。当然,在此期间也可以再弹一下这几个音,或者其中某几个音。

虽然这个功能在19世纪中叶就被法国人就发明了,但这个踏板是1874年Steinway大力推广,20世纪初在施坦威B-211及以上的型号上普及,直到20世纪70/80年代才在其他品牌三角钢琴上普及,所以西方老派的也有把这个叫做施坦威踏板。这种踏板作为一项”尖端技术”,即便是有这个技术的琴厂也经常只给高端型号使用,很多厂家直到上世纪末才第一次用上这种踏板。保持音踏板的作用第一个当然就是保持音符,让手离开琴键之后音却一直保持。再就是营造气氛,有的现代作品要求把低音的琴键不出声的按下去,再踩下踏板,这样再弹其他的音,保持的这个几个音的琴弦会跟着共振,有时还会故意弹了马上松开,让被保持的这几根弦共振的音色保持下去。但这些都是在现代音乐中才会用到,并且是作曲家明确表示要这样用的段落。因为20世纪初施坦威还没有一家独大,很多作曲家用的钢琴并没有保持音踏板,也并没有考虑这种效果,绝大多数情况也不需要。在专栏文章里有提到,很多时候看似要用保持音踏板,其实是要用一个长的右踏板:在专业钢琴演奏中,比较“高级”的踏板用法。

有人在文章里提到平均律第一册A小调前奏曲结尾部分可以用:

但其实完全可以用手保持低音A,指法也不是很困难,跨度也不大,完全没有必要用其他的辅助来保持。并且以这个曲子的速度,很难在一个16分音符的时间内弹下这个A之后再踩中间踏板,同时还不让下一个音混进踏板里。再有一点就是,A不是单独出现的,踩了中间踏板会把高一个八度的A也保留在踏板里。为了用保持音踏板而用,只会适得其反。

在保持音踏板普及之前,有些厂家为了模仿这个踏板的效果,把中间踏板做成了踩下去之后低音区止音器抬起,一定程度上可以模仿低音区用保持音踏板的效果。在特殊的段落,只踩这个踏板弹中音区也会营造一种特殊的气氛。但人只有两只脚,不管哪种中间踏板,用到的机会都是极少的,即便有些地方可以用,但由于又要用左踏板又要用右踏板,中间踏板就被妥协掉了。比如德彪西前奏曲沉没的教堂,虽然中间的和弦可以用中间踏板保持,但由于四个音要一个比一个弱,不用左踏板是不可能的,并且两边的和弦也足够长,完全有时间弹完了靠右踏板保持,然后双手再把中间的和弦无声的按下(按一半就够),再换踏板,这样每小节最后一拍的休止也可以做出来。由于要用更重要的左踏板,中间踏板就被妥协掉也是蛮常见的。由于用到的机会极少,所以中间踏板也是厂家廉价系列降低成本减配的首选对象之一,即便现在已经普及,但很多入门级三角钢琴依旧只有两个踏板,比如曾经一段时间的雅马哈C3Studio,还有一些小尺寸的入门级三角钢琴。普通立式钢琴的中间踏板就不用说了,踩下去之后会有一层呢毡降下来,挡在榔头和琴弦之间,声音更小更朦胧,主要是为了防止扰民。有些选装了选择延音踏板的立式琴的“弱音踏板”是用键盘下的一个拨杆手动控制的。但其实这个功能当初并不是为了防止扰民设计的,19世纪初的维也纳三角钢琴就有,但当年是专门有这个踏板,并且在演奏中使用。

现代钢琴也有可以选装的,比如Steingraeber&Söhne的D-232,选装了这个功能的三角琴,可以像维也纳钢琴一样用膝盖把这个“踏板”顶起。很多舒伯特贝多芬的曲子写了sordini或者sordino是要用这个踏板的意思,比如舒伯特奏鸣曲

D.784第二乐章:

80年代的一些日本三角琴也有这样的功能,貌似有些作坊也可以给三角钢琴加装,但主要是为了防止扰民加装的,并不是为了演奏,因为大多数都用的是像上文立式琴一样的手动拨杆,有在键盘侧面,还有的控制杆在琴的内部,演奏时根本来不及用。

最后,还有一种所谓的”踏板钢琴”,相当于钢琴中的管风琴,舒曼给这种钢琴写了不少曲子,但现在基本没人弹了,演奏者脚踩的踏板其实是一个个音,可以制造管风琴那种低音保持很久的效果,并且可以单独用脚演奏低声部。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