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这两种看法来说,其实问题关键在于:他们所说的“音色”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东西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平常说各种乐器的音色,或者物理里说的音色,意思很明确:就是声音的频谱结构不同,导致听感不同。如单簧管与双簧管音色不同。乐器的音色一是由乐器本身的结构和发音原理决定,二是由演奏方式影响。
前者造成不同乐器音色不同,再如管风琴、手风琴可以通过音栓直接改变发音的频谱。后者对于其他大多数乐器,不同的吹或拉的方式都能对发音产生影响。

但对于钢琴来说,前者你控制不了,后者也几乎不存在。
钢琴的特殊之处在于,它控制发音的方式是最间接的。大多数乐器演奏方法直接与发音部位发生作用,但钢琴按下键盘时,要通过一套机械装置带动小锤子敲弦。如果弹单个音,无论用怎样的触键或手形,最后决定发音的只有锤子的速度,其他因素都被滤掉了。而且,在琴键还没下到底、锤子离弦还有一段距离时,锤子和键盘就脱开联系了,所以键盘按下之后再施力也是没用的。(相比之下Clavichord还能造成类似揉弦的效果)
至于有说琴键琴槌的振动也有影响的,即使真有也很小,远不足以解释钢琴家说的音色。

说不同的力度导致频谱结构不同,但是对于每一个力度或者锤子速度,发音的频谱是确定的。不可能弹出一个声音大小像pp的音,让它音色像ff。
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,钢琴的音色是几乎不能改变的。但钢琴家和弹钢琴者所说的音色完全是另一个东西,意思广泛而模糊,涉及和演奏表达效果相关的许多因素。比如每个音符之间是否有间隔或是稍微连起来的,articulation(这词怎么翻译?),力度和一组音之间的力度变化关系,等。从这个意思来说,特定触键和手形能造成或容易造成特定的效果,这不会有人怀疑。比如手指平坦,触键轻柔并以手腕带动,造成声音柔和连贯,音与音之间稍有重叠,力度变化均匀,容易弹出渐强渐弱,适合抒情的曲子;高抬指或断奏,音与音之间断开而相对独立,得到的效果完全不同。这一点的回答十分专业。

但这些都和“频谱结构”没有直接关系,而且弹一个音是听不出来的,必须放到乐句乐段中。综上,这本来说的是两回事,是因为“音色”的歧义导致的混乱。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